靈修不是速食

七月 25th, 2012
by VJ

我個人認為靈修不是速食。現代人都想要用最短的時間得到最佳的結果,在靈性提升上也是抱持同樣的態度。

靈性修行是個人的事,它是一輩子的路,它沒有捷徑,而且修行而來的成果還要能夠應用在生活中。有些人在靈修團體時很快樂,而一旦離開回到自己的生活環境時便格格不入並造成自己與家人更多的問題。

各門各派瘋靈療 擲百萬換心安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梁玉芳/台北報導】

佳佳接到姊妹淘阿咪的電話,「怎麼辦?小如狀況很糟,非常激動!」「『急救花精』對她應該有效!」佳佳帶花精到了小如家,趕緊和阿咪一起為小如噴花精,原本焦慮、躁動的小如,真的平靜下來……。

佳佳盛讚「花精」對於精神、靈性的功效。聽來不可思議,但「花精」不過是她追尋身心靈與宇宙相應的眾多方法之一;其他在台灣流行的靈修方式,像宇宙靈氣、內觀、超覺靜坐等,她都試過了。

各種流派 在台灣大集合

「靈氣」、「能量」、「光」、「氣」、「宇宙」、「療癒」等等是台灣近年流行的各種靈修派別的共通詞彙,五花八門,探究靈魂的非物質領域,各成道理,也各有價格;「到印度靈修」也成知識分子的時髦心靈SPA。

宗教學者江燦騰表示,台灣人為了在生活壓力中求得身心安頓,連靈性修持也要「呷重鹹」,傳統宗教的持咒、念經、禪坐已無法滿足,許多源於印度的靜坐、內觀、靈氣流派,綜合「新時代(new age)運動」的說法,加上神秘主義魅力,吸引台灣許多「有能力」的人,「大概世界上有名字的靈修流派,都在台灣集合了」。

江燦騰說,「有能力」指的是知識及財力,因為能暫時拋開台灣的一切,跟著外國大師修行,一定是英文要好,有錢也有閒。靈修過的人回到台灣,也紛紛開班授徒,並自成團體。

印度靈修 學費月付17萬

曾經涉獵奧修、克里希那穆提、賽斯、高靈、唐望、宇宙靈氣等眾家門派的燈光設計師石曉蔚說,有位朋友到印度靈修,跟隨大師一個月的學費是新台幣十七萬元,但這不代表靈性的立即晉級。

她解釋,有些靈修分「一階、二階、三階」,讓人不斷花錢學課程,高學費可能是為了讓人「因為付代價而懂得珍惜」,比如風行一時的「阿x達」課程上完全套,得花上一百萬元。石曉蔚說,她覺得最好的靈修方式,是自己看書、體驗;「我不會羨慕有錢有閒就能換取到的經驗,不然你也去搞個LSD(迷幻藥)來體驗宇宙意識看看」。

四年前,遇到人生瓶頸,創意作家李欣頻到印度修習「Deeksha」課程,「把到歐洲旅行的錢花在印度」,她又去了幾次。直到今年,李欣頻說:「夠了,再上一百次也一樣」,「靈修不是幫人解決問題,而是讓人面對問題」,如果不把靈氣包圍時習得的勇氣用在每天的生活中,也是沒有用的。

不斷上課 人生可能更糟

李欣頻觀察,有些人面對生活中的難題,不斷以「上課程」來短暫解決,變成「靈修上癮症」,過度依賴課程或大師,自己卻沒有調整,結果是人生變更糟,關係破裂、工作沒了、還欠了課程學費。

李欣頻在自己的部落格上也提醒讀者,「千萬不要舉債去印度靈修」,「神不可能讓你借錢負債去的」;如果沒有預算,「不一定非去印度不可」,可以在台灣參加免費與隨喜的靜坐會,「獲得靜心效果,就可以回到正常生活」。

李欣頻說,並不是非要參加團體、付很貴的學費,才叫靈修;有時只要放輕鬆的音樂,很快樂地獨處、深入地探索,「不需要花很多錢,不需要遠赴任何地方」,安心之處就是靈修最好的地方。

賽斯身心靈診所院長許添盛透露,有些成長、靈修團體要求報名者先看過精神科,就是要避免學員在課堂發病,得擔起法律責任。

靈療超強?有老師患躁症

許添盛舉例,在他開的身心靈課程上,常有不少近年火紅的靈氣治療學員、老師參與,個個都想加強修為,好幫人靈療;但他發現,有些靈療師是因患有躁症,才覺得自己功力超強,還有靈療師是精神分裂患者,卻仍有相信者。

許添盛表示,受靈療者常因對靈療方式有信心,所以有感應,覺得有效;這和實驗中,無療效的安心丸和一般藥物相比,也具三成療效的意義相同。

 

 

 

我不為任何心靈團體、課程、或是諮商師背書,因為我現在主張:所有的焦點必須馬上回到自己身上,不能再依賴、崇拜外在的人事物,必須當下拿回自己的力量,拿回自己的判斷力、拿回自己的生命主權。相信自己,先把自己照顧好、把自己的生活活得好,比是否開悟、是否進階更重要!﹣﹣﹣創意作家 李欣穎

{lang: 'zh-TW'}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gs: , , , , , , , , , , , , , ,
Posted in 宗教 Religion | Comments (0)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