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修不是速食

七月 25th, 2012
by VJ

我个人认为灵修不是速食。现代人都想要用最短的时间得到最佳的结果,在灵性提升上也是抱持同样的态度。

灵性修行是个人的事,它是一辈子的路,它没有捷径,而且修行而来的成果还要能够应用在生活中。有些人在灵修团体时很快乐,而一旦离开回到自己的生活环境时便格格不入并造成自己与家人更多的问题。

各门各派疯灵疗 掷百万换心安

【联合报╱记者何定照、梁玉芳/台北报导】

佳佳接到姊妹淘阿咪的电话,“怎么办?小如状况很糟,非常激动!”“‘急救花精’对她应该有效!”佳佳带花精到了小如家,赶紧和阿咪一起为小如喷花精,原本焦虑、躁动的小如,真的平静下来……。

佳佳盛赞“花精”对于精神、灵性的功效。听来不可思议,但“花精”不过是她追寻身心灵与宇宙相应的众多方法之一;其他在台湾流行的灵修方式,像宇宙灵气、内观、超觉静坐等,她都试过了。

各种流派 在台湾大集合

“灵气”、“能量”、“光”、“气”、“宇宙”、“疗愈”等等是台湾近年流行的各种灵修派别的共通词汇,五花八门,探究灵魂的非物质领域,各成道理,也各有价格;“到印度灵修”也成知识分子的时髦心灵SPA。

宗教学者江灿腾表示,台湾人为了在生活压力中求得身心安顿,连灵性修持也要“呷重咸”,传统宗教的持咒、念经、禅坐已无法满足,许多源于印度的静坐、内观、灵气流派,综合“新时代(new age)运动”的说法,加上神秘主义魅力,吸引台湾许多“有能力”的人,“大概世界上有名字的灵修流派,都在台湾集合了”。

江灿腾说,“有能力”指的是知识及财力,因为能暂时抛开台湾的一切,跟着外国大师修行,一定是英文要好,有钱也有闲。灵修过的人回到台湾,也纷纷开班授徒,并自成团体。

印度灵修 学费月付17万

曾经涉猎奥修、克里希那穆提、赛斯、高灵、唐望、宇宙灵气等众家门派的灯光设计师石晓蔚说,有位朋友到印度灵修,跟随大师一个月的学费是新台币十七万元,但这不代表灵性的立即晋级。

她解释,有些灵修分“一阶、二阶、三阶”,让人不断花钱学课程,高学费可能是为了让人“因为付代价而懂得珍惜”,比如风行一时的“阿x达”课程上完全套,得花上一百万元。石晓蔚说,她觉得最好的灵修方式,是自己看书、体验;“我不会羡慕有钱有闲就能换取到的经验,不然你也去搞个LSD(迷幻药)来体验宇宙意识看看”。

四年前,遇到人生瓶颈,创意作家李欣频到印度修习“Deeksha”课程,“把到欧洲旅行的钱花在印度”,她又去了几次。直到今年,李欣频说:“够了,再上一百次也一样”,“灵修不是帮人解决问题,而是让人面对问题”,如果不把灵气包围时习得的勇气用在每天的生活中,也是没有用的。

不断上课 人生可能更糟

李欣频观察,有些人面对生活中的难题,不断以“上课程”来短暂解决,变成“灵修上瘾症”,过度依赖课程或大师,自己却没有调整,结果是人生变更糟,关系破裂、工作没了、还欠了课程学费。

李欣频在自己的部落格上也提醒读者,“千万不要举债去印度灵修”,“神不可能让你借钱负债去的”;如果没有预算,“不一定非去印度不可”,可以在台湾参加免费与随喜的静坐会,“获得静心效果,就可以回到正常生活”。

李欣频说,并不是非要参加团体、付很贵的学费,才叫灵修;有时只要放轻松的音乐,很快乐地独处、深入地探索,“不需要花很多钱,不需要远赴任何地方”,安心之处就是灵修最好的地方。

赛斯身心灵诊所院长许添盛透露,有些成长、灵修团体要求报名者先看过精神科,就是要避免学员在课堂发病,得担起法律责任。

灵疗超强?有老师患躁症

许添盛举例,在他开的身心灵课程上,常有不少近年火红的灵气治疗学员、老师参与,个个都想加强修为,好帮人灵疗;但他发现,有些灵疗师是因患有躁症,才觉得自己功力超强,还有灵疗师是精神分裂患者,却仍有相信者。

许添盛表示,受灵疗者常因对灵疗方式有信心,所以有感应,觉得有效;这和实验中,无疗效的安心丸和一般药物相比,也具三成疗效的意义相同。

 

 

 

我不为任何心灵团体、课程、或是咨商师背书,因为我现在主张:所有的焦点必须马上回到自己身上,不能再依赖、崇拜外在的人事物,必须当下拿回自己的力量,拿回自己的判断力、拿回自己的生命主权。相信自己,先把自己照顾好、把自己的生活活得好,比是否开悟、是否进阶更重要!﹣﹣﹣创意作家 李欣颖

{lang: 'zh-TW'}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gs: , , , , , , , , , , , , , ,
Posted in 宗教 Religion | Comments (0)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