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3

别铁齿!任何人都可能被洗脑:邪教如何诱人上钩?

十二月 13th, 2013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加州圣地牙哥(San Diego)圣塔菲庄园(Rancho Sante Fe)这个排外社区出了一件大事。警察进入北科利纳(Colina Norte)18241号这栋大宅后,一看到眼前的景象全傻住了。他们在大宅里发现三十九具尸体,死者全整齐地躺在双层床上,身上都穿着黑衬衫、黑运动裤,以及全新的耐吉运动鞋,且都绑着印有“天堂之门先遣队”(Heaven’s Gate Away Team)的臂章。不用说,任谁看到这些尸体都会吓呆。不过随着这宗集体自杀的细节逐渐浮现,大家才晓得实情更骇人听闻。

原来,这些死者全是邪教徒,他们信的教派名为“天堂之门”(Heaven’s Gate)[1]。天堂之门的信徒相信,海尔波普彗星(HaleBopp)的出现,就是他们恭候已久的征兆。海尔波普彗星是一颗亮得很不寻常的彗星,天堂之门的信徒认为,它的出现是告诉他们,摆脱身体这个“容器”的时候到了。摆脱身体之后,他们就会回到太空船上,而太空船就会带他们去存在的更高境界。这群人接收到这个讯息后决定集体自杀。他们自杀,是经过了精心计画:教徒们按照顺序,轮流喝下含有巴比妥酸盐(barbiturate)[2]的致命鸡尾酒。

当时“琼斯镇大屠杀”(Jonestown massacre)过了快二十年,“瓦可镇围城事件”(Waco siege)才过了三年,然而邪教却再次造成危害,惊动了全世界。当然,不是所有邪教都很危险,但时至今日,仍然有数不清的“具破坏性的邪教”(destructive cults)还在蓬勃发展。所谓“具破坏性的邪教”,是指运用高压影响力来控制信徒行为的教派。我们不常听闻邪教的活动,但等我们听到时,他们的活动都已进行得难以收拾了。不管是具破坏性的、不具破坏性的,今日英国各教派的数量十分惊人。“邪教讯息中心”(Cult Information Centre)的秘书长伊恩‧哈沃斯(Ian Haworth)说:“英国目前有五百多个邪教,这还是保守估计。”邪教讯息中心设于伦敦,是一家反邪教的慈善机构。“光我手上列档的问题教派就有一千多个。”自杀的“天堂之门”信徒的亲人痛苦万分,他们当时问的问题现在依然掷地有声:“人们为什么会献身给邪教?并以邪教的名义做出非同小可的事?”

洗脑,用你我熟悉的心理技巧

关于这个问题,典型的解释是:邪教教主深具个人魅力,而信徒又十分脆弱无助。但倘若我们认为只有精神不正常的失败者才会受到邪教吸引、邪教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八竿子打不著,那是安慰自己的鬼话。事情不是这么回事。事实是:任何人都会被邪教引诱,因为邪教是运用了好几种心理技巧来控制信徒的思想和行为。脱离邪教的前信徒们以及社会心理学家深入研究了邪教经验,他们已经知道邪教是利用哪些方法来控制信徒的生活。邪教使用的心理技巧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这些技巧在茫茫人世中扮演了吃重的角色。

亚利桑纳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罗伯特‧齐欧迪尼(Robert Cialdini)教授解释说:“这些技巧并不是某种奇怪的心灵控制术(mind control),但它们大力运用了‘系统性社会影响力’(systematic social influence)[3]的手法,这些手法很常见,社会各界每天都在用。”齐欧迪尼教授是社会心理学家,著有《影响力:劝说的心理学》(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一书。“邪教是利用潜意识规则(unconscious rules)来达成他们的目的,这些潜意识规则构成了所有人类互动的基础。他们经常运用这些手法,大力运用,这么一来他们就可以彻底改变人们的思考与行事方式。”

邪教得先招募到信徒才行。首先,他们会找那些毫无防备之心的人来参加聚会,这些聚会通常会包装成“自助互助工作坊”(self-help workshop),利用人们与生俱来想要投桃报李的渴望。也就是说,他们会锁定几个目标对象,对他们嘘寒问暖,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一定会回报。“礼尚往来是社交互动的基本原则。”齐欧迪尼解释,“吃人一口,你本能就想还人一斗。邪教成员就是利用这个法子来吸收信徒,他们会带着礼物奖赏来收买你的心。这好比说,如果有公司送你免费的试用品,那么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会照单全收。” 

还有,他们会挑选那些正为了压力或财务问题烦恼的人,那些人的情绪没有毛病,却终日忧心忡忡。加拿大最近所做的一项研究,证明了那样的人有多容易受影响。加拿大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的社会心理学家伊恩‧麦克葛瑞格(Ian McGregor)做了一项研究,结果发现,和其他人相比,处于焦虑状态的人对宗教理念更是深信不疑。

麦克葛瑞格说:“那些正为个人困境焦头烂额的人,对宗教的反应更强烈。但我们也为那些人做了脑部断层扫描,结果发现宗教热诚和大脑的前扣带皮质区(anterior cingulated cortex)[4]活动低落有关。处于焦虑状态的人前扣带皮质区很活跃,但如果为他们创造很厉害的人生目标,转移他们的注意力,那么其他问题所引发的焦躁就会缓和下来。”这类研究结果认为,邪教之所以吸引人,一个原因是:很多邪教提供了神圣的使命感、人生目标,甚至救赎,可以让信徒摆脱焦虑不安。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从众

目标对象一旦被诱入邪教,即使只待了短短几个小时,也会接触到一件影响力武器,它既巧妙,且极为有效—心理学家称之为“社会认同”(social proof)。关于“社会认同”这个现象,宾州斯沃斯摩尔学院(Swathmore College)的社会心理学教授所罗门‧艾许(Solomon Asch)曾做过一项经典研究。他安排一群人看几张卡片(一次一张),卡片一边有三条长度明显不等的线,另一边则有单独一条线A。他要受试者轮流指出A跟另三条线中哪一条一样长。事实上这群人当中只有一个是真正的受试者,其他则是实验者的共谋;共谋者先回答问题,且刻意说错答案。令人吃惊的是,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试者最后都“遵从了群体的规范”,说出跟共谋者一样的答案。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说某个中国生意人可能是基督再临,就算你怀疑这说法,但只要看到很多人都相信,你就会信。齐欧迪尼说:“邪教也利用这些规则。他们把你跟外在世界隔绝,于是那个小团体就成了你全部的社会环境,社会认同的威力就跟着大大增强了。” 

一旦你置身于邪教组织,他们就会运用一些更阴险的招数。史蒂芬‧哈山曾加入美国一个邪教,在里面待了两年多,他记得他们是怎么剥夺他的睡眠,使他软化下来,不再抗拒。他解释说:“他们叫我帮他们募款,鼓励我工作很长时间,所以我每天晚上只睡三、四个小时。这真是高招,因为睡眠剥夺对批判思考的能力有害。”哈山也发现,他们也把他所谓的“几乎没有掩饰的催眠术”用在他身上。“我们会花好几个小时来祈祷唸经。这么做的目的是要改变我们的意识状态,损害我们正常的思考过程,使我们变得更顺从。”人们经常取笑催眠,但神经科学专家却开始证明,催眠对脑部负责正常决策的部位确实会造成极大影响。

叫你往东,你不敢往西:恐惧

邪教还用了一件武器,它不怎么巧妙,但一样有效,且或许是最恐怖的招数—那就是“恐惧”。为了让信徒死心塌地待在邪教里,大多数的邪教都会想尽办法恐吓信徒,确保他们光想到外界的生活就联想到悲惨的后果。邪教将恐惧植入信徒的脑海,让他们相信,如果他们胆敢离开,后果不堪设想。“灌输恐惧的效果极为强大,这是情绪控制的关键。”哈山解释,“他们把恐惧灌输给信徒,破坏信徒理性评估现实的能力。邪教会让你相信,如果你敢脱教,你和你的家人都会发生各式各样可怕的遭遇。” 

邪教是利用哪些技巧来吸引信众,这方面的研究在今天看来格外重要,因为恐怖组织所使用的技巧和邪教极其相似。哈山说:“恐怖组织也是用邪教那一套‘善恶对抗’的思维来吸引家境优渥、受过良好教育的美国年轻人。他们也是对这些孩子施加社会影响力,破坏他们理性思考和独立决策的能力。也就是说,恐怖组织本质上是走暴力路线的邪教。”他说,有个法子可以打击邪教和恐怖组织的兴起,就是好好教育世人,让他们知道邪教的心灵控制术有多危险。

注:

1. 又译“天门教”。
2. 一种用于中枢神经系统的镇静剂,具麻醉作用。
3. 社会影响力是指运用个人或团体的社会力量,在特定方向上改变他人的观念和行为的过程。
4. 大脑中与痛觉的情绪反应有关的区域。

【本文刊载于《BBC知识》国际中文版第5期(2012年1月号)。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_BBC知识

首度报名就荣获金鼎奖“最佳科普杂志”的《BBC知识》国际中文版,汇集了全球最权威公共媒体集团BBC高品质的图文及影音内容,以深入浅出的方式为读者提供一本内容权威、亲近性高的知识普及杂志,让读者轻松坐拥科学、自然、历史的知识飨宴。以“众”量级的内容、“轻”量级的阅读负担,满足每一颗好奇的心灵。

{lang: 'zh-TW'}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gs: , , , ,
Posted in 宗教 Religion |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