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OSA’

給台灣山達基人的一封公開信

六月 20th, 2012

親愛的朋友們:

在歴史上,人類有過無數次的覺醒,意識到自己必須團結起來,一起為這個人稱「自由」的東西做出抗爭及非難。2012年,對世界上某些人及團體而言,是朝向毀滅的一年,然而對我們而言,郤是最驚喜的一年。也因為這一年來的種種試煉,讓我開始對「自由」這個主題產生更多質疑,最後求到了結論,也使我們的覺醒層次到達了一個的更新的境界,生活裡有更多喜悅與大家分享。在做為一個個體以及外圍團體上,更能瞭解到壓抑的種種來源,讓我們所有的動力流動無阻,更加自由,更走向主導。

我是新OT5及GAT 五級聽析員。我同時也是淨化程式個案督導以及PTS處理專家。當我在澳洲高級機構受訓及服職時,我曾協助200多位信眾完成他們的『麻煩來源檢測』,做過50位以上「客觀性聽析錯誤修復」個案,也曾經幫助過海洋機構員工們,給予他們聽析橋上等級。

我所受訓的等級中,除了第三型的精神病之外,所有的PTS個案我都能勝任處理。我也能夠把一位青澀的信眾,從淨化程式開始,一路聽析到清新者;事實上,我是第一位有這資格及能力的台灣人,我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位資深牧師,我也是第一位用相互聽析達到清新者的台灣人。我還是第一位進入中國大陸,並且在中國製造出第一位清新者的台灣聽析員。

而現在的我,是台灣第一位公開挺身而出,宣佈脫離山達基教會的高階聽析員。

 

因為下,這是一封對所有朋友的公開信同時也是我們正式脫離山達基教會的聲明。這封信裡的內容,只是陳述了我們所認知的宗教與自由的定義,還有是怎樣的親身經驗,讓我們開始質疑各種問題。這是我們質疑過程以及到最後做出離開教會這決定的一種公開聲明,這絕對不是要告訴你現在事情就是怎樣,這僅僅只是我們的種種考量以及經驗之談。

 

「自由」到底對我們有多重要呢?

身為教會,我們所相信的是:……除了神之外,沒有任何物種有那力量,可以用公開或是隱諱的方式,將這些權利中止、阻絕開來。

去年,我們外圍的曲線是創下最新高的一年,然而,去年也是我們經歴過最多、最大壓抑的一年。我們曾寫過「示知報告」,試著與上級溝通,但是到了最後,並沒有見到事情獲得改善,而這樣的惡劣模式,已經在山達基教會裡形成一種文化,不斷的重覆上演。最後,我們不得不問自己:「到底是誰在看我們寫的『示知報告』?」我們所面對的這位壓抑者是你無法為自已辯護並與之對抗的。

當你知道最大的敵人總是自家人時,這實在沒什麼好驚訝的,更不要說像我們這樣的團體,無法在自己的小社交圈中談論捐款、註冊,還有那些「禁忌的」話題,特別是當他們的行徑已經需要團體力量的施壓來做出一些改變時,以上舉動卻會被認定是「找錯溝通對象」,或是「抹黑」這樣的罪名,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最後,我們不得不捫心自問:「自由到底是什麼?」如果一個曾經幫助過上百人的OT5及五級聽析員,他的親身經驗也不值得被相信的話,那誰有資格告訴你這些事情?

在經過了四個多月的徹底調查以及研究之後,我們發現到了以下要告訴各位的事情,而這些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但是,我相信你們看了之後一定會對我所說的產生真實性。

教會的中寫著身為教會,我們相信的是 ─ 所有人類,皆有他們自己在宗教修習與實踐上不可剝奪的權利

這一信條已經被違背了。從以前到現在,當規章一直不斷地被違反時,我們的自由就已經被侵犯了。如果你曾經當過山達基人的話,應該會了解我在說什麼。那些近乎敲詐的捐款,還有那些不正常的財務運作方式,就說我在山達基中心服職的時候吧,我幾乎全天候超時的工作,但是半年下來只領過二次薪水,數目少的可憐。我曾親眼目睹外圍、中心與上游機構互搶PC,並且為了搶奪PC而抺黑聽析員。

我曾經為這些事寫過報告,但沒有任何事情被導正。甚至,當我完成五級聽析員訓練,開始我的外圍事業時,還是持續看到違反規章及技術的情況發生。事實上,當我開立外圍機構之後,我發現到,外圍團體是這整個弱肉強食食物鍊的最底層。武斷地用規章方式強制在外圍團體裡執行,例如嚴禁外圍團體提供淨化程式課程,即便這一條箭令並無規章可循,在自由之橋等級圖表上LRH明確地寫出外圍機構可以提供淨化程式課程。這是我個人的親身經歴,也是我開始發現事情不對勁的來源。

我曾經像大部份的山達基人一樣,當看到事情並不正確時,只能裝成一隻縮頭烏龜,都只是因為技術有效,還有為了我所謂的永恆,我曾經說服我自已這很『正常』。但是,我最終還是體認到,就是這樣的態度,會讓我犧牲掉我的人格完整,還有人生中所有的收獲。就為了『我們的永恆』,卻犧牲掉了人格上的完整或抑是為了所謂的『最大利益』時, 我們其實已經失去了自身的完整及自我。

我們失去了自由。

我個人認為,在旗艦機構艦長 Debbie Cook寫給大家的那一封信裡,對於有那些規章被怎樣違反,有很詳盡的說明。我建議大家閱讀,並且去求證它們。在沒有你親自去求証這整個情況前,不需要去合理化那些缺失而且不要只是相信教會高層及職員所告訴你的。你要自己判斷求証。

請至 http://mrssmith.pixnet.net/blog/post/27973402

 

教會信條說我們相信,上帝的律法,禁止人們去摧毀或降低自己的同伴們的生存。

 

迫使他人陷入負債的窘境是對的嗎?難道這沒有違返LRH的財務規章嗎?

在規章篇名HCO PL 28 JAN 1965 , How to maintain credit standing and solvency
(如何維持信用與付款實力) 一文中寫到:“Make it before you can spend it.”
( 先有進,才有出。)

進入這個連結看相關資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LkZI2tm6cQ

 如果你是OT的話,等一下你讀到我所說的資料時,你將會非常有真實性。我們除了要支付自已以及家人的橋上聽析費用之外,還要不斷的被IAS要求捐款。事實上,每次當你準備離開晚會現場時,教會職員一定會站在門口阻撓你的離席。台灣現在已經變成是教會最容易取財的國家。在其它國家,一年只有一次的IAS晚會,但是在台灣,一年卻有好幾次。而事實是,「自由風」機構艦長第一次著陸的晚會地點就是台灣。這就是台灣人長年以來的捐獻成果。沒有任何宗教會要求他們的信徒要捐獻大量及特定的金額來証明他們是這宗教團體的一份子。

台灣目前的薪資所得平均是44430元,這數字普遍說明了一位略有資歷的山達基人,在進入山達基之前,如果在經濟上不獨立的話,到現在已經有嚴重的負債了。很多人被逼迫借錢去爬橋聽析,不乏有人必須賣地、賣房子、貸款、提高信用卡額度等等的無所不用其極。你會問:「他們向誰借錢?何時可以還清欠款?」這情況誇張到如果你不知道要怎樣向朋友或家人開口借錢的話,註冊員一定會幫你,而這是你在山達基教會裡一定會獲得的一項能力。

如果你不相信我所說的,請去問一問你那些清新者及OT朋友們。

教會信條說:「身為教會,我們相信上帝的律法,禁止人類去摧毀或是奴役他人的靈魂。」

當原本是設計讓人們得到自由的技術被更改時,奴役便產生了。這裡可以看到一些被更改的証據:http://www.youtube.com/watch?v=jG9X0gEedDs 當基礎書系列發表時,管理單位告訴我們,之所以必須重新印刷新的基礎書籍,是因為許多舊版書已經被壓抑者更改過了。然而,當新的基礎書系列發表時,郤是另一部更改過的版本。PDC 費城博講座系列被改過了。這導致我去質疑這個教會到底怎麼了。

這個竄改的事實是無庸置疑的。維持技術完整一直是我們所關切的事,並認為這是RTC本分應該做的事情。更多的規章被竄改的舉證在『旗艦機構艦長 Debbie Cook寫給大家的一封信』中都有提到,網路上更可以查得到無數規章被竄改的案例。這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OT7每六個月必需支付數千美元的『半年例行安全檢測』或是 『個案重新整理』其實都是違反技術的。

參考資料如下:

b. 「在新OT5開始(獨自 NOTs 聽析員課程)到完成OT7(獨自NOTs)之間的準OT們,不可以接受任何一種聽析。在非干擾地帶(介於新OT1到OT3)除了某些停滯或進度緩慢的準OT們,針對其個案設計而必須做出動作是被允許的。」

LRH (HCOB 23 Dec 71RB, Solo Series 10RB, C/S Series 73RB The No-Interference Area Clarified and Reinforced. Subject Volume 1 技術系列第一冊,第 252頁,篇名:不可干擾地帶澄清及補充。)

然而,在上面的章節中所提到的「在非干擾地帶停滯或進度緩慢的準OT們,針對其個案設計而必須做出動作是被允許的」,有那些行動是被允許進行的呢?以下就是我的引用與說明:

「在非干擾地帶進度良好的準OT們,不可以施予任何其它動作或是安全檢測。然而,當一個準OT其個案停滯或進展緩慢時,經過合格的個案督導檢查過後,可視情況而採用以下動作

1.非聽析式的PTS處理。

2.告解聽析及越軌行為/隱瞞行為。

3.處理念力、想法、態度,邪惡目的、邪惡意圖 (FPRD 錯誤標的聽析)。

4.服務式複制心靈影像處理 (只限用框架模式,不適用R3RA 印痕處理模式)。

5.異議檢測。

出處: LRH (HCOB 23 Dec 71RB, Solo Series 10RB, C/S Series 73RB The No-Interference Area Clarified and Reinforced. Subject Volume 1(技術系列第一冊,第 252頁,篇名:不可干擾地帶澄清及補充。)

沒錯,在某些特殊狀況下,一個正在OT7等級的人,是可以接受安全檢測。然而,這並不表示在獨自 NOTs聽析地帶的 ,不管是否有個案停滯或進展緩慢的狀況發生,都必須接受每6個月一次的安全檢測。

這又是一個技術公報被嚴重扭曲的實例。而且,這動作又讓山達基人損失上萬美元。

教會條說「身為教會,我們相信……人的生存狀態完全維繫於他自己、他的同伴,以及在宇宙中建立起的深厚手足關係

宇宙間手足關係的建立、達到自由狀態,這些怎麼能夠在一個只追求曲線的系統中被實現呢?

因為追求曲線,教會職員們所關心的只是要你趕快結業,而不管你有多少收獲,甚至你到底能夠在生活中應用多少所學。

大部份的山達基人是從「克服人生高低潮」這個課程入門,但是,有多少人能夠在結業後,真正的,不再受到壓抑呢?有多少人能夠確實應用技術,真正不再受到壓抑?身為一位外圍聽析員,我經常接到來自山達基中心大眾的來電,向我陳述他們所遇到的問題。當我問到他們是否了解PTS的技術時,每次我聽到的答案都讓我十分驚訝。他們反問:「什麼是PTS?」、「你怎麼可能會對一個社會人格者PTS?」

如果他們有誤字,那當初是怎麼結業的呢?

你們絕對有過這樣的經驗,當你完成一個課程時,馬上會被送去註冊下一個課程,沒完沒了的循環。有時侯是一個註冊員向你推銷,有時侯是超過一個以上。

我知道大眾及職員們都是有樂於助人的天性,但是教會的管理單位從來就只在乎你的錢。

我常聽大部份山達基人說到他們的收獲來自於LRH,卻從來沒聽過來自於教會的管理單位。

我認為,在這些所有違反規章的行為以及強勢推銷的文化背後,都只有一個目的:金錢與曲線。

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拿到任何關於捐款用途的詳細報告?財務為什麼無法透明化?這可是一個自由社會所必備的條件啊。

教會信條說到:「天賦予全體人類不可剝奪之思想自由、言論自由,表述一己思想的自由,對於他人的意見亦有反論、供訴及書寫的自由。

而我卻沒有這樣的自由與權利去讀任何我想要讀的東西、說我想要說的話。我曾經因為看了『秘密』這套DVD而受到安全檢測的嚴重懲罰。而這個『秘密』的原始理論是在一百多年前被寫下來的。當時就連LRH都還沒投胎,而我郤因為它是「竄改」而受到懲罰。

我沒有任何自由書寫或是表達自已想法的權利。根據那些山達基管理單位積習所灌輸的觀念,無論我說什麼、想什麼,全部都是來自於教會教導給我的教育。我不能有自已的想法。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結論是因為有好幾次,當我在表達我自身得到的觀念想法時,我就會被告之:「這是山達基的概念」,我這是在「混淆技術」。會這麼說的人當然是完全沒有清過技術字典裡『技術』的定義是什麼。因果的概念不是技術,而且也從來就不是山達基的原創。

每次我不管說什麼,都是得來自山達基不可。這就像在台灣我們嘲諷韓國人一樣,什麼東西都是從他們那裡來的。

為了要繼續留在山達基,我必須要對我所說的事情小心翼翼,如果能閉嘴什麼都不說是最好的。

你們有些人可能知道,我的奇摩部落格直接及間接的鼓勵了28個人在AOSH ANZO註冊了五級聽析員訓練的課程。如果你們有在注意我的的部落格的話,你會發現到,我在奇摩的二個部落格已經關閉了,因為大部份的文章都被OSA下令收起來。這就是嚴重攻擊錯誤目標的結果。

當我在接受所謂的處理時,我的山達基朋友被OSA告之他們聯絡不到我,而當我們打電話給OSA職員時,他們卻從不接電話。

OSA沒有做他們應該做的事。他們應該要保護OT資料的安全及維護山達基的名聲,並且在網路上建立起一個安全的環境。但是,他們不只沒做好本份,反而是禁止山達基人在網路上討論山達基。那些被認為是「反山達基的人」,反而沒有這樣的限制。這讓山達基的職員們很難去推廣山達基。

請看以下相關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x47qhxl6Euw&list=PL42EF28C0450FCB2D&index=1&feature=plpp_video

我們都被教會警告不要去網路上瀏覽及閱讀所謂的「負面消息」。我們做完OT3之後,或者上過PTS技術之後,不是應該要有免於被壓垮的能力嗎?那些主要的「負面消息」,大部份都是在講他們在教會所遭遇過的事,而台灣人不知道這些消息,原因是因為它們都沒有被翻譯成中文。

當我們同意不要去看其它書藉,只從教會那裡單方得到所謂適當且認可的消息來源時,我們是順臣,卻也失去了自由的能力。因為我們無從取得外面的資訊,更無從比較起,也因此,我們無法基於多方事實來做出自己的決定。我們必須具備比較各種版本的能力才能做出有影響力的決策。而如此這般的限制讓我們在自我告知上無能為力就是順從與控制。

教會叫你不要看,你就不看嗎?那這與歷代發生過的焚書朝代或是國家有什麼不同?

 教會叫你不要質疑,所以你就不去質疑嗎?

看看LRH是怎麼說的:

我並不希望聽析員們或山達基人,對我所說的立刻同意或是緊抓不放。如果他們這麼做的話,我會很生氣,並且認為他不是一位自由的人。就因為他們是聰明人,所以我希望他們能夠先想想我要說的是什麼,去嘗試嘗試,如果真的對他們有用的話,才拿去用它。

以上,節錄自專業聽析員公報第 79期 1956年4月10 日,章名:公開的管道。

從來沒有任何LRH的文獻記載中說到你不能閱讀其它的知識。這樣的武斷專橫,到最後會造成思想控制的引進。

這樣專橫的結果就是,大多數的人們並不知道教會之外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知道有八位由LRH親自訓練出來的十二級聽析員全部被宣判為壓抑者嗎?LRH只有親自訓練出這八位十二級聽析員,而他們卻都被宣判成壓抑者。我們生活在一個自由資訊流通的時代,卻被蒙蔽成無知狀態。

 資料來源:http://markrathbun.wordpress.com/2012/03/02/,請看其中第15條罪狀。

這其中難道沒有其他問題嗎?

 

教會信條說:「做為教會,我們相信上帝祂的律法,禁止人類去摧毀他的族群、摧毀他人的理性。

這是一個有關個人人品及操守的問題。在輿論指責與大眾言論中,山達基有一處被稱為「洞穴」(The Hole)的地方,那裡關著許多海洋機構職工,過著非常糟糕的生活,卻也不准他們離開。其它的指控還包括職員曾經受到肢體上的羞辱及霸凌,不管這是怎樣的情況,這種事情是無法讓人接受的。絕無例外。這些被囚禁的人是別人的孩子、妻子、丈夫、聽析員。自由絕對不是藉由奴役他人而來的。如果你想要到更多這方面的資料,請自己上網搜尋。我要強調一點的就是,這些消息雖然只是輿論指控,但最近卻是在美國德州的法院案例中被報導出來。

請至這2個連結觀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LI6E74asIw&feature=relmf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5zUS6YR5e0&list=PL42EF28C0450FCB2D&index=4&feature=plpp_video

(若看不到中文字幕,請按下紅框有CC字樣的格子)

如果有人說他們的目標是「清新這個星球」,卻又做出樣的勾當,實在是精神失常,而且噁心至極。

教會信條說:「做為教會,我們相信,所有人類對於他們自己的生命皆有不可剝奪的權利。

對一個非山達基人而言,『不能夠脫離教會』這種事聽起來真的很扯。他們並不了解為什麼你在山達基的親人、朋友們,會被要求強制和你斷絕關係。這種隔離政策到目前還是被教會官方所使用著,然而這篇規章卻早已經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經被LRH給取消了。你可以參閱HCO PL 15 November 1968, 取消隔離政策。當你向教會詢問此類規章時,他們會予以全盤否認你不用隔離,但事實上教會的確會施壓你去隔離那些脫教者。

沒有人有任何理由要去同意讓不是由LRH親自所寫的規章來壓抑他。你們有些人可能知道我在山達基之前,就已經在其它的團體上過別的課程,該團體並沒有被教會宣判成壓抑者。OSA注意這個團體已經超過10年之久,這個團體負責人的前妻,到現在還是海洋機構職員,而這表示OSA自己根本就不認為這個團體是壓抑者。這個團體歴年來已經被許多聽析員及職員多次的追蹤調查,它到現在仍然還是沒被宣告成壓抑者。這個團體的負責人曾是山達基人,但現在使用一些跟山達基沒有相關的方法開課。然而,曾經在這個團體上過課的山達基學員,卻因為這樣的關係,在OT 資格審核上被百般阻撓,難上加難。

現在,我們感到非常自由!

LRH的技術曾經在這幾年幫助過我及我的內人。然而,在這個組織裡,我們的靈性之旅已經達到了我們所認為的盡頭了。而我們靈性旅程也進入到另一個層次境界,這個層次境界,讓我們的動力全開,並且帶領著我們得到以前從未有過的能力。

即使脫離教會,你們還是可以爬橋的。

有些人可能會想:「那你的大眾怎麼辦?他們怎麼爬OT?」

在所謂的官方教會之外,還是有聽析員應用著最忠於原味的LRH技術(LRH的機構),

他們能夠一路提供到OT8及Ls程式。而很不幸的,就我所知,目前在教會之外,在台灣只有我能夠幫人們聽析到清新者。你到國外還是可以爬橋的,而且外頭有一票為數不少的聽析員及機構。

在我心裡,一直有一個穩定資料就是:『品格沒有落實,技術也不會有效。』這資料來自於 HCO PL 1972年4月4日,篇名:品格。根據這個資料,如果你看到一件非品格的事情在這個教會裡發生,卻告訴你自己要睜一隻、閉一隻眼,那你也不會得到你應得到的個案收獲。我相信你一定有過這樣的共同真實性,那就是,每每你看到一些OT或清新者,郤看不出他們應該要表現出來的產品。這些人都有著財務問題、身體上的殘疾,還有婚姻問題。當我涉入教會越深,這些現象變成我最大的困惑。

如果你認為你能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然後打著如意算盤,想說反正得到你想要的產品之後大可以腳底抺油閃人。那麼,你將永遠不可能在山達基教會裡達到你想要的境界,這樣的心態只會讓你陷入『雲霄飛車』狀態,這就是PTS。但是最糟糕的是,你在教會花了大筆金錢,所得到的卻是PTS。捫心自問你自己,昧著良知而換來的能力及收獲會多有效果呢?

如果你對我所說的有任何的懷疑的話,那你就應該要親自去調查並且實事求是,不要只是單方相信教會給你看的官方聲明稿。

「只有你自己親自觀察到的東西對你才是真實的,只要你沒有這樣做,你就失去了一切

你知道的就是你知道的、並且有勇氣去瞭解並說出你所觀察到的,這就是完整的人格操守。除此之外,沒有其它的完整了。」節錄自1961年能力雜誌 人格的完整

結論:

我們之所以會寫這封公開信的原因,只是想說明為什麼我們要脫離教會。根據個人的廉節操守,如果我沒有寫這封信、告訴你原因,這將會是我們的越軌。在寫完這封信之後,我將會被自動的冠上壓抑者的頭銜,而你們也會被教會要求要與我斷絕往來,你會被教會說服去認定我是你們的敵人。

對於曾經在山達基認識的朋友們,我很高興有這個緣份能夠認識你們。在你們之中,有一些人仍然是我們的朋友,但有一些人卻不會再是。那些將與我們隔離的朋友們,我祝福你們能夠在教會的蔽護之下,得到完全的自由。而其餘那些選擇維持自已的人格完整的人,我們總有一天會在彼岸相見。

現在在全世界各地,這股風暴己經開始,而且一發不可收拾,已經演變成了強烈龍捲風了。我不知道這個宗教的未來會是怎樣,我只能猜測。

我寫這封信不是要告訴你們這一切已經結束,我之所以會寫這封信,就是因為這一切都已經開始。這是一封教會不想讓你看見的信。我們想傳達的訊息只是宗教應該是自由的,宗教是不該只管要錢與控制,在宗教裡,不受壓抑的追尋自由是可能的。至於往後你要何去何從,我讓你們自己選擇吧。

獻上我最誠摯的祝福

楊鎮嘉 VERJANSO YANG

楊晴安 SARAH FORSTER

19/06/2012

{lang: 'zh-TW'}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gs: , , , , , , ,
Posted in 宗教 Religion | Comments (23)